吸食“笑气”留学生:“别人靠氧气活,我靠‘笑气’活”

今年5月的一天,25岁的韩梦溪坐在轮椅上,被推出了首都国际机场。她身上带着伤口,带着激增的五十斤体重,还带着高血压、肥大的心肌和重度肌无力的下半身。6月30日,韩梦溪一封题为《最终我坐着轮椅被推出了首都国际机场》的公开信,将她经历的一切展现在公众眼前。

今年5月的一天,25岁的韩梦溪坐在轮椅上,被推出了首都国际机场。她身上带着伤口,带着激增的五十斤体重,还带着高血压、肥大的心肌和重度肌无力的下半身。6月30日,韩梦溪一封题为《最终我坐着轮椅被推出了首都国际机场》的公开信,将她经历的一切展现在公众眼前。

林真真购买的“笑气”散落在地上。受访者供图

“笑气”学名一氧化二氮,多位中国留学生在美国吸食“笑气”致瘫痪,该气体在中国尚处于监管盲区

飞机从美国西海岸的西雅图起飞,在11小时内跨越8711公里,落地北京。

今年5月的一天,25岁的韩梦溪坐在轮椅上,被推出了首都国际机场。她身上带着伤口,带着激增的五十斤体重,还带着高血压、肥大的心肌和重度肌无力的下半身。

同样的一幕6月底再次发生,她的好友杨丹和男友刘胜宇双双坐着轮椅回了国。18岁的刘胜宇被医生诊断为终生瘫痪,已彻底丧失自理能力。

过去的一年,这三位留学生人均花费几十万人民币,吸了至少一万罐“笑气”。

这种学名为一氧化二氮的气体,每小罐只有8克,吸食一次能带来十秒的快感,最终却使这些来自富裕家庭的孩子一个个倒下,有的甚至丧失了一生的自由。

6月30日,韩梦溪一封题为《最终我坐着轮椅被推出了首都国际机场》的公开信,将她经历的一切展现在公众眼前。文中她写道,“那几个月我花了几十万去干这件毫无意义伤人害己的事情,一直到今天我都还是不能独自行走。”

目前无法确切统计多少人受到“笑气”的危害,但几个细节足以显示成瘾者群体的庞大——近百留学生在网上评论称自己曾吸食“笑气”,有人至今仍瘫痪在床;在国内,许多医院都曾接诊“笑气”中毒患者;一位戒毒研究专家发现,在浙江宁波,甚至有高中生在吸食“笑气”。

更严峻的现实是,这种气体不属于法定的新型毒品,无论在制度还是在市场上,都处于没有管控的状态。

而面对这些倒下的年轻人,中外的医生都没有找到精准的治疗对策。

今年5月的一天,25岁的韩梦溪坐在轮椅上,被推出了首都国际机场。她身上带着伤口,带着激增的五十斤体重,还带着高血压、肥大的心肌和重度肌无力的下半身。6月30日,韩梦溪一封题为《最终我坐着轮椅被推出了首都国际机场》的公开信,将她经历的一切展现在公众眼前。

危险气体

一氧化二氮尝起来,是带着甜味、凉丝丝的味道。

你可以在面包店、咖啡馆、手术室听到这个名字,被装在小小的罐子里,被用在奶油发泡、麻醉手术上。1799年,英国化学家汉弗莱·戴维发现了它的麻醉作用,能使人失去痛感并发笑,因此被称为“笑气”。

2015年后,它出现在美国西雅图和洛杉矶的中国留学生聚会上。8克的金属罐子,25罐一盒,24盒一箱。五颜六色、堆积成山。

年轻人把小罐里的一氧化二氮抽入奶泡枪中,直接对着枪口吸气;或是将气体打入气球,用嘴吸尽气球内的气体。

2016年9月,来自南昌的留学生韩梦溪这样吸进了第一口一氧化二氮,从此无法自拔。

这种本是美国人喝酒时消遣的游戏,成了留学生们打开的一个“新世界”。

有人认为,“笑气”流行的另一个原因,在它的昂贵。一箱“笑气”至少200美金,不是所有人都消费得起。正因为此,它成为高消费能力的标志,成为一种地位与财富的象征。

19岁的吸食者林真真,来自浙江的一个富人家庭,父亲做医疗器械生意,她总结了身边吸食者的特质:基本都来自国内中产以上家庭,他们读的是六七万美元一年的高中,有的女孩子背爱马仕,男孩子开法拉利和兰博基尼。微信朋友圈里,都是他们在夜店、宾馆里举着气球的照片。

在西雅图,“笑气”和食物一样容易获得。它并非违禁品,任何人都可以购买。这为畅销创造了天然条件。很多留学生也做起了外卖生意,整个西雅图遍布上百卖气人,有人的宣传口号是“西雅图环绕仓库,十分钟内任何地方闪到”。

25岁的韩梦溪一直认为自己不是个坏孩子——17岁时,爸妈把她送出国,这么多年她没碰过烟酒。她知道,K粉、海洛因,这些硬毒品是碰不得的。

2016年9月,她从朋友手中接过小金属罐时,心里想的是,“他们都说比抽烟喝酒伤害要小,没事,我就尝试一下。”

“别人靠氧气活,我靠‘笑气’活”

几个月后,韩梦溪改变了想法。打气,成了她人生中做过最疯狂的事情。

接触“笑气”的第二天,她就不想去上学了,开始了长达三个月闭门不出的生活——短暂的十秒里,人的意识会漂浮起来,觉得一切都失去意义。

微信可以买气,送货上门,那些天她一天要抽两箱,超过1000支。随着耐受度的增加,她开始放两三支“笑气”到一只气球里,吹爆炸很多气球,但是因为麻醉作用,嘴完全感觉不到疼。打着气,她因为缺氧晕过去,睡两三个小时,又起来接着打。

去年底,父母发现韩梦溪打气,震怒,勒令她去一位长辈家住。戒断两个月后,她独自到拉斯韦加斯办事,到宾馆的第一件事,就是联系当地朋友给她买气。事情没有办,她在宾馆里“狂吹了三天”。

窗外的西雅图冬去春来,韩梦溪对外部世界已经提不起任何兴趣。她也不曾计算,自己已匆匆花掉了60万。

19岁的林真真比韩梦溪花得更多,她打气,及治疗打气后受伤的自己,花了超过一百万。

一年前林真真失恋,她希望逃避糟糕的生活,想到从“笑气”里找安慰,并很快上瘾。

今年4月,她在洛杉矶度过12天的春假,唯一的活动就是在酒店打气。仅有三次出门,是因为怕打气太多,酒店报警,而换了三次酒店。

那12天里,她很少入睡,最长的一次睡眠,是因为打气大脑缺氧,昏睡5个小时。后来打账单出来,12天花了五六万人民币。

“那个时候我一箱气打完了,下一箱还没有送来,我躺在床上就觉得自己是在吸毒,没有气就活不下去了。别人是靠氧气活着,我是靠‘笑气’。”对她来说,打气的时候连生死都不再重要,“打到20分钟,我死了,那也没关系,至少我那20分钟都是特别开心的。”

今年5月的一天,25岁的韩梦溪坐在轮椅上,被推出了首都国际机场。她身上带着伤口,带着激增的五十斤体重,还带着高血压、肥大的心肌和重度肌无力的下半身。6月30日,韩梦溪一封题为《最终我坐着轮椅被推出了首都国际机场》的公开信,将她经历的一切展现在公众眼前。

对“笑气”的依赖,是极可怕的事情。

在最极端的时候,来自浙江的留学生尹文怡的微信运动显示,她一天只走了八步。她的运动轨迹是打气、上厕所、去门口拿外卖送来的气。

因为沉迷“笑气”,她休学了两个学期,陷入极深的痛苦——知道这样不好,但又无法控制。那时候每当看到气罐只剩下十几个,她就会非常难受。“会要再找人买,一直催着人再送来。”

“就像看电视有嗑瓜子的习惯,有一天你没有瓜子了,可能非常难受。我习惯了手上拿着一个打气筒。”

韩梦溪吸食“笑气”的工具。受访者供图

“厌恶自己,从里烂到外”

当这些年轻人沉湎于一个又一个十秒的刺激时,他们不知道,有些不可逆的变化已在他们身体里悄悄发生。

中日友好医院的一篇医学论文证明,一氧化二氮大量且持续进入人体,会导致人体内的维生素B12急剧减少。他们的肢体可能会麻木,记忆力和认知能力会越来越差,脊椎神经元的活动受到抑制后,他们的大脑、胃肠、呼吸道、神经系统都在逐渐受到影响。

在拉斯韦加斯“狂吹三天”之后,飞机落地西雅图时,25岁的韩梦溪因为高血压,眼睛几乎看不清东西,差点摔倒在机场。过了没几天,她下楼时发现自己腿已经抬不起来了,一脚踩空,“啪”一下从二楼直接滚下来。她还在持续发胖,几个月过去,她胖了五十斤。

更可怕的是,他们的心理已经出现严重问题。

韩梦溪出现了幻觉。坐在车里打气时,她总觉得有人在窗外拿红外线的摄像机拍她,觉得有人在拿车钥匙开门,还记得有朋友来给她送过东西。后来她去问,根本没有,都是她的幻想。

十多天连着吸了十多箱气,接到被学校开除的通知时,林真真发现自己脑子几乎转不动了,蒙了,直接掉头走了。“如果我当时还是正常人,绝对会争取一下。”她当时唯一的想法,就是觉得身边人很危险,怀疑朋友们要害自己。

目前,林真真的情况在好转,也有了思考:吸食者的心理可以从社交网络窥见端倪——那些朋友圈还在展示自己打气的人,一般都问题不大。反而打气很多、深陷泥潭的,都不会再展示了。“你知道你是个吸毒的人,就会很怕别人怎么看。”

到了这个阶段,吸食者基本已经主动断掉了与社会的所有联系。他们宁愿永远自己待着,不再出去上课、上班或跟人交流。

意志再坚强的人,也会在这种双重的痛苦之下,怀疑甚至放弃自己的人生。

今年四月,尹文怡想到了自杀。

那时她的运动神经已经受伤,走不动路了。喉咙和舌头也因为大量吸食“笑气”而变得很脆弱,吃任何东西都是辣的,一杯温和的椰子汁,把她辣得泪流满面。

她发现已经没办法控制情绪。独自在家看电视,看到感人剧情会哭,看《快乐大本营》也哭。医生诊断,她得了抑郁症。

她说,“那时候觉得,我的天啊,厌恶自己,从里烂到外,上个厕所都上不了,从房间走到阳台去抽根烟,都要爬着过客厅,感觉自己像狗一样。”

今年5月的一天,25岁的韩梦溪坐在轮椅上,被推出了首都国际机场。她身上带着伤口,带着激增的五十斤体重,还带着高血压、肥大的心肌和重度肌无力的下半身。6月30日,韩梦溪一封题为《最终我坐着轮椅被推出了首都国际机场》的公开信,将她经历的一切展现在公众眼前。

韩梦溪打气的气球。受访者供图

没有对策的治疗

7月2日,北京北五环附近一所医院的神经内科病房里,我们见到了韩梦溪。她坐在轮椅上喝一杯巨大的奶茶,全身罩在一个黑色大T恤里,虽然有些胖,五官依然精致。父母请了专人照顾她。她大腿上还有巨大的冻伤伤口,结了痂。

这家医院的检查结果表明,除了高血压和心肌问题外,韩梦溪的运动神经受到了极大的损伤,脚部的肌力几乎是0级。她摸着小腿给我演示,那只脚无法做出向上抬的动作。

但她依然是幸运的——主治医生说,休养半年,她应该能独自行走。

而她的朋友、一个月后同样被轮椅送回来的刘胜宇,则已被医院的诊断结果“宣判”了——“终身残疾”。

这位18岁的男生,出生在杭州一个极富裕的家庭。去年,他大量吸入“笑气”,脑出血被送入医院,住了两个多月,花费二十多万美金。当时他就已经坐了轮椅,“精神恍惚、胡言乱语”,医生说,他身体里一点维生素B12都没了。

但他仍未停止。今年1月至6月,他坐着轮椅,与女友杨丹继续吸食“笑气”。韩梦溪回国后,因为担心他们的状况,委托一位阿姨上门去看,阿姨进门后刘胜宇说的第一句话是,“去疏通一下马桶”。

眼前的场景让人不忍直视。因为厕所堵住,他们又失去力气,只能在家里爬来爬去,客厅、衣柜,四处都是他们的排泄物。他们马上被送往医院,随后回国。

他们早已对问题的严重失去了意识,坐着轮椅去机场的路上,这对情侣还在车上打气。

不管是在美国还是中国,摆在韩梦溪、刘胜宇、尹文怡等人面前的一个共同问题是,因为此前少有“笑气”中毒的病例,目前医学界的研究还并未成熟。

查阅资料发现,目前国内关于“笑气”中毒的论文仅有一篇,来自中日友好医院。该论文提到,“定期摄入‘笑气’可导致缺氧,继而引起高血压、晕厥,甚至突发心脏病;长期接触可引起贫血和神经系统损害,高浓度‘笑气’还有窒息风险。”

一位患者说,他翻遍了美国医学论文,也只找到两篇关于“笑气”中毒的文章,而且也没有具体治疗方案。

这位患者在连续打气三个月,在路边跌倒后,被邻居送去医院,那时他身体几乎全部瘫痪。做过许多检查,但医生仍不知道具体病因,最后只能做结论为“亚急性脊髓联合变性”。他觉得治疗中最为艰难的,是没有医生懂得这种病,而且完全不知道恢复的可能性。

美国主治医生曾经的诊断分析,等同于宣判了他“死刑”:你这辈子基本没有再次行走的可能性了,美国医院能做的就只是让你活着和给你做康复治疗。

但令人意外的是,坚持每天两到三个小时的康复训练,他在治疗半年后通过拐杖脱离了轮椅,然后又用了半年时间脱离了拐杖。虽然力气微弱,但如今已能够独立行走。

这位患者总结的治疗要点,比如康复训练、针灸,也成为现在多数中毒者迷茫中的选择。

今年5月的一天,25岁的韩梦溪坐在轮椅上,被推出了首都国际机场。她身上带着伤口,带着激增的五十斤体重,还带着高血压、肥大的心肌和重度肌无力的下半身。6月30日,韩梦溪一封题为《最终我坐着轮椅被推出了首都国际机场》的公开信,将她经历的一切展现在公众眼前。

“别回头,往阳光走”

把视线从西雅图转到中国,会发现情况同样不容乐观。

最近有件事儿,让浙江省戒毒研究治疗中心办公室主任张亚海震动不已——他一位同事在上高中的女儿,在宿舍和舍友吸食“笑气”。气弹是她们从蛋糕店带出来的。“只知道有人在用,不知道会跑到中学生里面去,对我触动很大。”

他认为“笑气”的危险之处在于,气弹的获得太过轻易,而危害又不为人所知。

7月3日,由于留学生吸食“笑气”被广泛关注,淘宝上搜索“笑气”已无内容。但私信那些还售卖奶泡枪的店主,几乎都能买到气弹。以一些台湾品牌为主,国产的也有,一箱三百支上下,售价一千到两千元不等。

早在去年,林真真就发现杭州城的个别酒吧里售卖气球,十元一颗,随处可见。

这两年,杭州也多了许多送气人。一位送气人的微信朋友圈发布的内容是“气球,日常接单火箭配送”,或“有货价格美丽,市区秒到免闪送费”。咨询发现,他们同样提供跨省邮寄服务,一两天内就能送到北京。

在国内的各个医疗机构,中毒者同样已经出现。最近张亚海参加会议时,一个卫生局长还感叹,“今天早上送来个病人,吸得面部瘫掉了,没办法治啊,怎么治,从来没接触过这个东西。”

北京大学第六医院院长、精神卫生研究所所长陆林也曾在门诊遇到过类似的案例。这是一位20岁的大学生,独自在京求学,在酒吧参加生日聚会时,看到同行有人在“嗨气球”而加入,随着吸食剂量越来越大,出现了头疼、四肢无力等症状。

陆林的观点是,短期吸食“笑气”,身体对其反应小,但吸食者也有舒适感,极易形成心理依赖,但后期由于耐受的形成,长期大剂量的吸食,将对身体产生不可逆的损害。“笑气”在公开场合的公开销售,“毫无疑问应该禁止”。

“笑气”并不在我国的《麻醉药品及精神药品品种目录》中,也不属于法定的新型毒品。张亚海与他的同事们,在尽力推动更多人来关注此事,“我跟(浙江省)公安厅讲了,能不能通过我们的推动,推动国家的立法,不立法太危险了。”

公开信发布以后,二十多位吸食“笑气”受害者找到韩梦溪。他们建了微信群,在群里互相安慰,一位成都的姑娘分享了自己半年内从瘫痪到康复的经验。

韩梦溪把群名改成了“别回头,往阳光走”。

(应采访对象要求,所有留学生皆为化名)

新京报记者罗婷实习生黄孝光北京报道

上一篇:一家三口甲醛中毒 几万本藏书成"罪魁祸首"污染源
下一篇:笑气到底有多毒?国内首篇“笑气中毒”论文作者告诉你

易网健康养生网,致力于都市养生知识的普及,推进养生理念的更新。易网养生网提供专业、完善的养生信息服务,涵盖中医养生、食疗养生、养生保健、心理养生、养生小常识、女人养生、房事养生、经络养生,爱眼护眼、养生小知识和顺时养生等。作为养生第一门户,秉承传播科学养生方法和理念将养生贯穿于日常生活,真正做到让养生大众化,全民化,科学化。祝您健康生活每一天!

相关推荐

留学生吸

留学生吸"笑气"致瘫报道后卖家销量不降反升

953

“我觉得我勇敢地站出来了,结果没用,还被骂得那么惨。”和刘雪(化名)约采访不容易,在采访前晚的9点半,她发来一长串的文字:“我写这篇文章,是因为很多人觉得‘打气’没那么伤,才会猛打,因为当时没人告诉我们这个东西会这样。” 原标题:留学生吸"

让留学生瘫痪的“笑气”是什么鬼?

让留学生瘫痪的“笑气”是什么鬼?

1431

“笑气”,化学名称一氧化二氮,原本是一种用于医疗麻醉和甜品加工的气体。近期随着多人过量吸食后上瘾、瘫痪的案例曝光,让它备受公众关注。记者采访注意到,这种在日常生活中易于买到,且吸食简单的气体,目前已在国内一些地方悄然流行。 “笑

​房事时间太短
两性健康

​房事时间太短

1840

文章导读性爱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日常生活中不可少的一个部分,通过房事可以促进情侣恋人之间的亲密程度,但是很多人在进行房事的时候,会发现自己时间太短。当出现这种问题的时候,很多人都会以为自己的性功能不强,往往因为这样的原因会让自己内心感到自卑,那么出现房事太短的原因,具体有哪些可能性导致的呢?出现这样的

解答:房事的时候开灯还是关灯
两性健康

解答:房事的时候开灯还是关灯

1786

  男人和女人在性生活方面的一个不同,就是开灯还是关灯的问题。到底性爱时开灯好还是关灯好呢?我们来看看专家的解答。  记者:性爱时开灯还是关灯的问题存在普遍吗?  胡廷溢:我曾收到某省山区一对新婚不久的夫妇来信,他们结婚已经有半年了,可是丈夫和妻子的性生活怎能么也不能和谐,每每不欢而散,丈夫抱怨说:

怎样让事后疲劳的老公精力旺盛?
两性健康

怎样让事后疲劳的老公精力旺盛?

187

  怎么样缓解性爱后的疲劳?很多女性会对男性伴侣抱怨,为什么性爱之后就睡觉,一般男性在性爱之后都会出现虚弱的感觉,特备想睡觉,而女性则处于亢奋的状态,那么,这是怎么回事啊?怎么样缓解性爱后的疲劳?这是大家需要学习的,下面就一起了解一下吧。  调整生活的各种作息  改善激情后的身体疲劳,首先最好从调整

有了性生活就会有妇科病?
两性健康

有了性生活就会有妇科病?

341

  妇科疾病也有可能是性生活不当造成的,比如这位女性,她叫巧巧,原来,巧巧的婚姻真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酸楚,她在未婚之前身体一直很健康,几乎没得过什么病,不想结婚仅几个月,就出现了下身瘙痒的不适感。到医院一查,医生说她得了霉菌性阴道炎,屡治屡发,弄得她痛苦不已。在人生的旅途中,最亲密的伴侣莫过于夫妻。

高质量房事有效减少心脏病
两性健康

高质量房事有效减少心脏病

1582

  房事作为人类基本的生理需求和传宗接代的基本方式,几乎是人人都离不开的。和谐的房事生活不仅有利于夫妻感情,而且也有利于家庭的稳固,传宗接代更是一件小事情。高质量房事不仅能锻炼身体,还能有效减少心脏病等疾病发生。  1.有效减少心脏病  房事时可以让骨盆、四肢、关节、肌肉、脊柱更多地活动,促进血液循

'); })();